地图搜店 | 3G版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北大副校长虚无主义历史:对必须旗帜鲜明地亮剑
[ 编辑:admin | 时间:2015-09-04 20:17:40 | 浏览:91次 | 来源:环球时报-环球网 | 作者: ]
2015-09-04 12:00:40 

【编者按】 8月30日,新浪微博某认证账户发表了一篇微博,内容是“北大副校长梁柱:盲目追求真相不讲立场就是历史虚无主义!”并配发了一张梁柱讲话的照片。该微博经任志强、崔永等“大V”转发,引发舆论强烈关注,甚至引起部分网友对梁柱的人身攻击。就此,光明网记者采访了当事人北大原副校长梁柱教授 ,请他对此次有人恶意篡改文章标题事情做回应,并对历史虚无主义做深入剖析。

“篡改原意、围而攻之,他们是对我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不满”

光明网:对于此次有人恶意篡改文章标题引发大量炒作事情,您如何回应?

梁柱:最近网上的确出现了对我的围攻,我感到很突然。因为我并没有想到有人会把我4个多月前的文章翻出来,并用篡改标题的方法来大做文章。

在我看来,这件事并不是偶然的,多年以来,一些人惯于利用互联网的特点散布耸人听闻的言论。这样的事件,撇开其目的不谈,至少是缺乏起码的学术道德和应有的严肃学风。思想交锋和学术批评都是正常的,也是允许的。但有一条,你要批评,首先不能用恶意篡改标题的办法,故意设立批判、围攻的目标。我的文章标题明明是《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历史清醒》,却被篡改成《北大副校长梁柱:盲目追求真相不讲立场就是历史虚无主义!》。标题不仅不是这个,而且内容也与它完全相反。这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——这条微博的始作俑者,是在用篡改原意的方法树立靶子,制造事端,挑起网友辱骂围攻,这种居心令人齿寒。

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一些所谓的大V也跟着起哄。我看了杨锦麟先生的评论,竟然问:“这位副校长,究竟是谁培养的学生?”而崔永作为前央视名嘴,也评论说“想起了梁效”。其实,不看内容就采取谩骂式的评论,这种做法,已经远远超过了学术交锋,成为谩骂侮辱,越过了一个人起码的道德底线、情操。

外地有朋友短信慰问,说看到这些针对80岁老人的攻击感到很难过,希望我不要生气。我表示感谢,绝不会为此生气,不过是冷眼笑看小丑而已。但这件事给我的感触很多。我个人受到伤害无所谓,那怕粉身碎骨都没关系,但他们这样做会造成一种很坏的风气。虽然说别有用心者不是全部,但有些人是有目的的,他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攻击我一个人,他们是对我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不满。

“围攻我的大V们逃之夭夭,缺乏承认错误的勇气”

光明网:您是否收到当事者以及转发不实信息的大V们的道歉?

梁柱:目前为止,除了恶意篡改原意的当事者在微博发布道歉信息外,大V们还没有任何表示。其实,没有表示也是一种表示,他们逃之夭夭了,用一句话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如果一个人是光明正大的,那么做错了事情就应该主动承认。我希望他们能光明正大地站出来,说我错了。

一些大V不加以确认便转发信息,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学风问题。崔永以主持《实话实话》节目闻名,他也要实话实说。这些批判往往是有目的的。我们应该看到,当下的中国,各种错误思潮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,不是随随便便的,而是一而再、再而三、乐此不彼的,其矛头都是指向了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。

“历史虚无主义就是颠覆科学的历史结论,否定历史的规律性”

光明网:究竟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?它的表现形式有哪些?

梁柱:简单来说,历史虚无主义就是指对我们自己的历史、对民族的文化采取轻蔑、否定的态度,否认历史的规律性,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,透过个别现象而否认本质,孤立的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。历史虚无主义者们往往打着“反思历史”、“还原历史”的旗号,任意歪曲史实,颠覆科学的历史结论,制造思想混乱,具有很大的欺骗性、迷惑性和渗透性。

以史实为依据,从实际出发,实事求是,这是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。而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的态度,则是有哗众取宠之心,无实事求是之意,是唯心主义而不是唯物主义的历史观。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手法,就是随意剪裁和拼凑史料,往往以偏概全,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,把历史变成“任人打扮的小姑娘”,并把它当成“创新成果”塞给读者。取其一点,不及其余,甚至无中生有,这是一些人做翻案文章、歪曲和颠覆历史的惯用手法。比如一些人热衷于美化、拔高慈禧、琦善、李鸿章、袁世凯这样一些历史人物,而对林则徐、谭嗣同、孙中山等则加以非难、贬低,对于不了解历史的人来说,具有很大的迷惑作用。

事实上,历史虚无主义在不同时期的表现有很大不同。旧中国时期,它的主要表现是对民族文化采取轻蔑和否定的态度,认为中国什么都不如西方,主张全盘西化。而在当前,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,除了史学领域,影视、小说、美术等领域也或多或少受其影响,现在流行的抗日神剧,某种程度上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。可以说,但凡我们肯定的历史,它就要统统颠覆。

改革开放之后,历史虚无主义重新泛起,主要有几个原因。首先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。目前对于低潮的影响,我们的研究还不够。其次是敌对势力西化、分化中国的结果。近年来我们国内出现的新自由主义、普世价值论、民主社会主义、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,都与此有关。第三是追求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逆向发展,向相反方向发展的要求。比如,有人主张,我们的改革要走资本主义道路。目前,一些人以“反思历史”为名,歪曲“解放思想”的真意,从纠正文化大革命“左”的错误,走到“纠正”社会主义;从纠正毛泽东晚年的错误,走到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;从诋毁新中国的伟大成就,发展到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;从丑化、妖魔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,发展到贬损和否定近代中国一切进步的、革命的运动;从刻意渲染中国人的落后性,发展到否定五千年中华文明等等。

如果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些观点,就会开始怀疑历史,进而怀疑现实,就会削弱民族认同,产生对党、对社会主义制度的隔膜。思想乱了,理想信念失掉了,高尚的追求没有了,整个民族就会变得疯狂、可怕和危险。可以说,历史虚无主义所散布的种种言论,不仅涉及学术领域的是非,更关系到立党立国的根本立场。我们是要维护历史的本来面目,还是歪曲历史真相?是高扬民族精神,还是鼓吹妥协投降?是从历史主流中汲取精神力量,还是在历史支流中寻找负面影响?是坚持唯物史观,还是回到唯心史观?如果这些原则问题被颠倒、被消解,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就会失去立足和发展的思想基础。如果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的历史被否定、被抹煞,也就失去了现实存在的立足点。苏联解体惨痛的历史教训值得我们认真吸取。

“灭人之国,必先去其史”。持历史虚无主义观点的人,根本上是要搞乱人心,妄图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,需要我们高度警惕和认真对待。

“学术讨论必须有底线,不能胡说八道,界限在于不能违宪”

光明网:目前很多高校有关于路线方针的学术讨论,如何界定是纯学术意义上的讨论还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?

梁柱:对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,是可以讨论的,这是毛主席的观点。但这个讨论应该是善意、为人民负责的。我们绝不提倡学术封闭与学术禁锢,学术讨论应该很是活跃的。但现在很多人打着学术的名义,来贩卖自己东西。历史虚无主义表面上是观点的对立,比如,我们弘扬中华民族优良品德,历史虚无主义者鼓吹中华民族的“劣根性”。实际上,这些表面对立的观点意味着价值观的分歧,其背后是不同的利益在起作用,更是一种与利益相关的政治诉求在起作用,这是历史虚无主义背后强烈的现实目的。学术讨论绝不会禁止,但是必须有底线,学术讨论的界限是宪法,底线就是不能违宪,不能胡说八道。现在很多言论的错误在于它违宪了,也违反了起码的道德。宪法规定,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,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。否定社会主义,就是危险的,不合适的。

今天面对错误思潮,我们也是要用“双百方针”,即“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”。绝不用扣帽子的做法,要摆事实讲道理。对于错误的东西,有两个判断的标准,第一看它是否符合事实,第二看它是否真有道理。

现在有声音极力鼓吹自由主义是最好传统,只有自由主义才能将中国带入现代化,只有美国化才能救中国。这样的观点,远远越出了底线,违背了中国近代发展规律,也就违背了人民的根本利益。我们近代中国受的苦太多了。如果今天我们不坚持独立自主,不坚持社会主义,要搞另外一套,那么只会把中国引向四分五裂,变为某一大国的附庸。中国除了社会主义,没有别的出路。

“对待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能态度暧昧,必须旗帜鲜明地亮剑”

光明网:对于历史虚无主义,我们应该如何应对?

梁柱:应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个系统工程,既需要广大马克思主义史学工作者坚持真理,通过严肃的学术研究,有针对性地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观点进行批驳;也需要教育和宣传部门掌握立场观点和方法,做好实际工作。

我想强调的是,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出现与领导干部态度暧昧有很大关系。他们不敢有鲜明立场,不敢旗帜鲜明地亮剑,装开明,不顾党和人民的利益。只要自己软弱无能,必然助长歪风邪气。针对我的这件事情,对我来说是微不足道的,我会冷眼笑看,但所反映的问题是严肃的,是值得思考的。

我已经80岁了,还在为真理奋斗,真理就是人民的利益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历史就是历史,事实就是事实,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历史与事实。我非常希望领导干部、共产党员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,为保持网络的干净健康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我们没有理屈,对于错误思潮就要敢于亮明观点。只有旗帜鲜明,坚持理论的彻底性,才可以说服人。如果对错误的事情不批判,老百姓怎么跟你走?所以说,理论要彻底,纲领、路线、政策都要彻底,不能模棱两可,不能模糊立场。越是敢于立场鲜明,群众越能信服你。

目前,我的生活可以说无忧无虑,完全可以不写东西。但我经常想,如果人人为了自己,那么多的打工仔、工农谁来管,命运将如何?如果不坚持社会主义,就没有工农大众的地位。虽然我已经80岁,但我总说人是有感情的,这种感情应该是对人民无限的同情、关怀和热爱,他们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。现在有些学者养尊处优,高高在上,蔑视群众,不关心国家民族命运,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利益。这样下去我认为对我们国家是非常不利的。所以应该提倡正气与共同理想,维护国家民族的统一。

现在的网络上错误的思潮对民族、国家来说,其危害的确是摧毁性的。谁也不会想到,革命胜利60多年后,为了民族解放牺牲的先烈会成为某些人嘲弄和否定的对象。这于情何堪、于心何忍?不管是黄继光、邱少云,还是狼牙山五壮士,受到一些人的质疑、否定、抹黑,我看到后都心不平,情难已。英雄先烈们的理想那么崇高,做出这样的贡献,而今天享受到先烈们革命成果的人们,却一边享受着制度的好处,一边嘲弄我们民族的英雄。

实际上,这样千千万万的烈士都是我们党理想信念的化身,是典型化的表现,是民族精神的表现。如果这样的英雄先烈都被矮化和否定,我们的民族还能立得起来吗?还能有高昂的民族精神吗?这样的做法,失掉了做人起码的道德。对这种现象,如果不加以制止、批判,那么我们这个民族就是没有希望的民族。这些年,我们的理想信念受到了很大的动摇,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受到嘲弄。我作为一个老人,很担忧。我希望青年人明辨是非,敢于迎战,敢于坚持真理。手里有真理,心里有人民,这才是我们时代的需要。

本文来源:环球时报-环球网 。更多精彩,请登录环球网 http://pic.lshou.com/pic/www.huanqiu.com _310x310.jpg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【评论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百岁开国将军张震:曾6次负伤被赞.. [下一篇]李克强中泰会见泰副总理:望铁路如..
相关栏目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